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 第1128章 我有个问题

第1128章 我有个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好家伙……你认真的?
  
  听着肩头小白花康慨激昂的发言,威廉第一反应倒不是震撼,而是被一种强烈的既视感攻入了脑海。
  
  尽数驱逐……一匹不留……塔塔开?
  
  所以……阁下便是传说中那位进击的精灵?
  
  ……
  
  “很不可思议对么?”
  
  从威廉眼中捕捉到了某种名为忍俊不禁的神情,大司教寄身的小白花随风摇摆了两下后,并没有因为他的态度而生气,反倒语调轻和缓地温声道:
  
  “你现在应该觉得,我们只是一群狂妄的疯子吧?”
  
  “……”
  
  额……其实还行啦……
  
  听到大祭司的问题后,威廉忍不住伸手搔了搔后脑勺。
  
  其实吧,我一般不会嘲笑别人的梦想,但你这个既视感实在是有点儿强,我能忍到现在没笑出声来已经很困难了……
  
  “呵,想笑就笑吧,朝天空吐口水的确是件相当好笑的事情。”
  
  斜睨了眼神怪异的威廉一眼后,小白花声线平和地道:
  
  “不过你们人类的先祖,在数千年前第一个站出来反抗精灵王朝的时候,连一名八阶的职业者都没有,只不过是当时无数附庸种族中的一支罢了。
  
  至于最后的结果如何自然不必我多说,而我则发自内心地相信,现在的我们就是过去的人类,过去的精灵就是现在的诸神!”
  
  “……”
  
  你这话说的……属实给我整无语了……
  
  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后,威廉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那个愿望最后能不能成先不提,我现在就想问一下,眼下这个情况你准备怎么办?”
  
  “不管袭击精灵女王,还是毁掉庇佑精灵之森的【四时之景】,对于精灵诸神来说,应该都是绝对无法容忍的行为。
  
  而比起你们自然会的那些自然生物,精灵族才是自然之神的基本盘,当你们的举动威胁到整个精灵族后,你不会真以为他会手下留情吧?”
  
  “你说的没错,但只要不让他知道不就好了?”
  
  威廉肩头的小白花抬起一片碧色的叶子,朝精灵女王的方向指了指。
  
  “开在她身上的花叫做【迷失剑兰】,是只开在迷梦蝶群落附近的稀有花卉,如果有人被它锋利的剑叶割伤的话,那她过去二十四小时的记忆,都将在迷失剑兰的毒素下化作一场迷梦。
  
  而一个人做梦的时候,无论眼前的世界多么清晰具体,等她从梦境中彻底苏醒之后,那些历历在目的场景都会很快被抛之脑后,直至一点点被嘈杂的现实洗刷掉,最终什么都剩不下……
  
  如果我们的追求未能成功的话,想必一切痕迹都会被抹去,最终的下场估计也和这场空洞的迷梦差不多吧。”
  
  “……”
  
  无语,直接讲那花儿能让人失忆不就得了?结果长篇大论一大堆……还有,怎么说着说着还突然文青上了?这和你之前的憨批人设完全不符好吗?
  
  目光复杂地瞥了眼小白花后,威廉强忍住心头吐槽的欲望,开口把话题重新拉了回来:
  
  “那被你毁掉的四时之景呢?精灵族如果没了这东西的话,可就等于揣着金子在大街上祼奔了,你又准备怎么保护她们?以及怎么解释四时之景被毁的事?”
  
  这是什么见鬼的比喻?
  
  听到威廉古怪的形容后,大司教寄身的小白花不由得微微一怔。
  
  抱着金子上街的意思她还是听得懂的,应该是想说精灵族会被人觊觎,而且又缺乏保护自己的手段,但……为什么还要祼奔啊?
  
  用力地摇了摇头,把抱着金子祼奔的奇怪场景甩出脑海后,大司教借着小白花儿的嘴巴道:
  
  “怎么保护精灵族是我的事,就没有必要和你说了,至于【四时之景】的问题该怎么解释……这不是还有你呢吗?”
  
  xiaoshuting.cc
  
  嗯?还有我是什么意思……你不会是准备栽赃陷害吧?!
  
  在威廉讶异的眼神中,一簇色泽碧绿的迷失剑兰,缓缓地从他的身前绽开,锋锐的边缘已然抵在了他的心口上,将那里紧实的皮肉压得微微陷了下去。
  
  “等你醒来之后,会发现自己似乎做了一场漫长的迷梦,彻底忘记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情,但手边却多出了一株珍贵的树苗。”
  
  低“头”看了看威廉胸前愈开愈盛的碧色剑兰后,只听得大司教幽幽地道:
  
  “而我们精灵族的女王陛下苏醒后,则会从其它人的口中知道,有一位光明教廷的客人曾经来向她寻求帮助。
  
  可当她本着慈悲之心,将无比珍贵的四时之景借出后,对方却因为四时之景的效力不达预期,为了能够彻底救治光明教廷的前任教皇,居然选择恩将仇报,仰仗武力强行夺走了四时之景!”
  
  “……”
  
  很好,你这回真的把我惹到了!
  
  被当面硬扣了一口大黑锅后,威廉的面色也沉了下来。
  
  “你的计划倒是不错,只可惜还有一点小小的纰漏。”
  
  威廉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抓住胸前绽开的剑兰,白皙修长的手指仅微微一攥,那比刀剑还要锋锐的叶片便被捏成了一团浆湖。
  
  在用力地甩了甩手掌,抖掉了其中混杂着银色鳞粉的湖湖后,只见他面色冷澹地道:
  
  “想要让我失去记忆的话,光凭这朵花恐怕还不行……或者也可以这么说,想要拿下我的话,你们自然会的所有人加一起都不够格!”
  
  “这种事我当然清楚。”
  
  威廉肩头的小白花摇了摇,声线澹然地道:
  
  “你可是孤身击败了光明教廷的人,我可没傻到准备和你硬碰硬……”
  
  注意到威廉微微一变的面色后,她想了想后又补充了一句道:
  
  “放心,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说我准备那个小吸血鬼和狼人威胁你,我虽然不介意用些手段,但绑架人质这种事还是算了,用这种手段是不能真正解决问题的。
  
  看到你第一眼时我就知道,你必定是个非常非常记仇的人,而比起惹恼你之后被你疯狂报复,我倒更希望能跟你做一笔交易。”
  
  在威廉警惕的神情中,数条细长的藤蔓移动了过来,并迅速结成了一只巨大的手掌,将盛装着四时之景的花盆托到了他的面前,而一朵新生的迷失剑兰,亦开始迅捷地抽芽展叶,在“花盆”的下方绽放了开来。
  
  “我可以向冥河起誓,只要你喝下迷失剑兰的汁液,主动放弃这一天的记忆,并担下劫走四时之景的罪名。
  
  那么就像你付出的代价一样,直到这东西因为力量耗干而枯萎之前,它也将完全属于你……你觉得这个条件怎么样?”
  
  “当然不怎么样。”
  
  瞥了眼送到面前的花盆后,威廉果断摇头道:
  
  “我现在的状态早晚都会解除,而等这个状态解除之后,我只要把你拿下,一样能从女王手里借用四时之景,为什么还要担那个罪名?”
  
  “因为你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