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六道泥犁 > 序章 血月

序章 血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荒山野径,山道崎岖,宁安背着箱笼吃力的跟在夫子身后,行走在山道上。
  从昨日到今日,从一笑来小镇到这荒山,宁安已经走了三十里的路,这时在毒辣的日头下额头上早已布满了汗珠,胸口的儒衫湿了一大片,紧紧贴在他胸口,而前方的夫子陈世遗步履却仍是缓慢而坚实。
  对宁安来说,夫子是个谜一样的人,作为陈家书院的夫子,陈家宗族内的子弟都是他的学生,他对那些学生并不太上心,每日授完课便即离开书院,他每月领取陈家的月钱,但除了在书院授课外,与陈家并没有其他来往,更离奇的是,陈家有那么多聪明而又显赫的子弟,他却偏偏带自己一个伴读的书童出来历练。
  又是一段山路,背后的箱笼愈发沉重,宁安体力几乎耗尽,眼前竟有点模糊起来,道旁枯枝上一只松鸦“呱呱”怪叫,像是在嘲笑这个辛苦的旅人,熟料下方刃光一闪,怪叫声戛然而止,鲜血从松鸦脖颈上喷薄而出,尸体从枯枝上掉落下来,陈世遗停下脚步伸出手握住掉落下来的松鸦。
  “夫子......”,
  他突然停下脚步,后面的宁安险些撞上来,这时看着夫子手里仍在流血的松鸦,他心里又一次愕然。
  陈世遗道:“我们在此歇息片刻”,
  说着将手里的松鸦递给他。
  “是”,
  枯树上只剩枯枝,已没有了叶,但这棵树雄伟斑驳,虽是暮年将死之龄却仍能在这山道上投下一片斑驳的树影,宁安解下箱笼,取出里面的蒲团摆在地上,又取出下层的书卷,夫子便盘膝坐在蒲团上捧书而读,宁安则折下枯枝,用小铲子在地上挖了一个凹痕,又将松鸦拔了毛,洗干净,串在枯枝上,取出火石生了火,不多时肉香便即传来;宁安将烤的焦熟的松鸦双手捧着送到陈世遗面前,道:“夫子,您请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