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陈汉升萧容鱼沈幼楚 > 892、“孤儿”陈汉升

892、“孤儿”陈汉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都多大年纪了,还在这边胡思乱想,早点睡吧!”
  
  老陈也翻个身,懒得搭理“不正经”的妻子。
  
  “我就是问问而已嘛······”
  
  梁太后不满的嘟囔一句,看到丈夫用后背对着自己,她又有些不高兴,使劲推搡老陈:“你往旁边睡一点,我都要掉下去了!”
  
  老陈也不争吵,很听话的挪了挪身体,给自家的大魔王腾出位置。
  
  “哼~”
  
  梁太后这才“胜利”的冷哼一声,她在儿子和儿媳们面前是一位母亲,不过在丈夫面前,依然是一个小女人。
  
  不过他们依然没睡着,梁美娟虽然占据那么大地方,也只是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发呆;
  
  老陈呢,他侧身缩在床边上,圆溜溜的眼睛瞅着木地板,脑袋里也在思考:“到底谁做大,谁做小呢?”
  
  ······
  
  第二天早上,小秘书早早的从食堂买了餐点过来。
  
  老陈两口子和聂小雨很熟悉,他们知道这是整个果壳电子厂里,陈汉升最信任的贴身小秘书。
  
  “今天我有什么安排,事情多吗?”
  
  陈汉升吃完早餐问道。
  
  “事情总归是忙不完的喽。”
  
  聂小雨耸耸肩膀:“你要是坐在办公室,可能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如果你不在办公室,好像也没什么影响。”
  
  陈汉升听到这样说,就知道没有自己必须签署的文件,或者其他董事也能够妥善处理。
  
  吃完早餐下楼的时候,对面的孔御姐也正准备去办公室。
  
  孔静在建邺市区有套房,不过为了更方便处理工作,她现在基本都住在公司宿舍了。
  
  “陈主任,梁阿姨,早上好。”
  
  孔静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老陈和梁美娟都是笑呵呵的回应,孔御姐打招呼的方式很特别,聂小雨是直接喊着“陈叔梁姨”,这样既亲切又活泼,还能反映出和大老板一家的关系。
  
  孔静称呼陈兆军为“陈主任”这个工作上的职务,称呼梁美娟为“梁阿姨”,这是在亲近中又稍微有一点生疏,不过又很符合她现在的年纪,还有孔静在果壳电子里的地位。
  
  毕竟孔御姐是企业二把手,不是聂小雨这种萌萌哒的二次元少女。
  
  等到孔静去行政楼上班,陈汉升一行人去停车场,梁美娟才担心的说道:“汉升和小孔住对门,小孔也蛮漂亮的,我总觉得有些不放心啊。”
  
  陈汉升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澄清,没想到小秘书先不乐意了。
  
  “梁姨,你说的什么话啊。”
  
  聂小雨鼓着嘴巴:“我和陈部长关系更亲近啊,他有时穿着睡衣就来我宿舍谈工作呢,你咋不担心捏?”
  
  “你啊。”
  
  梁美娟仔细的端详两遍小秘书,缓缓的说道:“阿姨相信你。”
  
  “我不要这种相信,我要你们怀疑我,呜呜呜······”
  
  小秘书气的直跺脚,梁姨的意思,就是自己长得比较安全啊。
  
  “我当不了妖艳贱货吗?”
  
  聂小雨打开手机摄像头,对着自己看了看,屏幕里是一张清秀小巧的面庞。
  
  “哎~”
  
  小秘书无奈的叹一口气,自己的确不适合。
  
  不过除了电视荧幕,现实生活里属于“妖艳贱货”那个风格的,好像就是陈部长班里的那个商妍妍吧。
  
  ······
  
  保时捷离开电子厂以后,陈兆军和梁美娟的表情逐渐严肃起来,尤其经过天景山小区的时候,陈汉升大气不敢喘一下。
  
  今天就是和老萧他们摊牌的日子,陈汉升心里真有些忐忑不安。
  
  到了江边公寓楼下后,陈汉升正要跟着上去,老陈好像想起了什么,又让陈汉升重新回到车上。
  
  “你就别跟着了。”
  
  陈兆军说道:“免得刺激到小鱼儿,对宝宝有不良影响,但是也别走远,免得到时我们找你。”
  
  “知道了。”
  
  陈汉升心想自己也变成了工具人,而且在地位上,再次输给了没出生的小小鱼儿。
  
  “另外。”
  
  陈兆军从包里掏出两张a4纸,其中一张上面写着“关于断绝陈兆军和陈汉升父子关系的声明书”,格式还非常的正式。
  
  甲方:陈兆军,男,汉族,身份证号:320703195806148022
  
  乙方:陈汉升,男,汉族,身份证号:320703198410254613
  
  甲、乙双方系父子关系,现因性格不合及观念差异等原因,父子感情破裂,双方已无法生活在一起,经双方及近亲属协商,决定解除父子关系。
  
  “我靠!”
  
  陈汉升脑袋都在发晕:“你玩真的啊,老陈。”
  
  “不然呢?”
  
  陈兆军头也不抬,还把圆珠笔递过去:“把字签一下吧。”
  
  “妈~”
  
  陈汉升不想签,求助似的看向梁美娟。
  
  梁美娟都不知道丈夫什么时候拟定的,她肯定舍不得陈汉升啊,这可是唯一的儿子。
  
  不过,梁美娟刚要开口的时候,老陈突然看了她一眼,轻轻摇了摇头。
  
  夫妻三十年,梁美娟瞬间明白了丈夫的想法,从老陈手里抢过另一张纸,冷着脸催促道:“别废话了快点签,签完以后还要签这份,我早就不想要你了!”
  
  不用说,刚才那份是“断绝父子关系的声明”,这份肯定就是“断绝母子关系的声明”。
  
  “真的要这样演吗?”
  
  陈汉升把那个“演”字咬的很重,特意点明这是演的,并不是真的。
  
  老陈心里笑了一下,这个混小子也有怕的时候啊,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跟着催促:“把两份都签了,然后去附近找个地方呆着。”
  
  “唰唰唰,唰唰唰~”
  
  陈汉升只能把自己名字写上去,心里觉得凉丝丝的。
  
  我到底是怎么混的啊,爹妈都不要了我啊,真就成了孤儿了啊?
  
  ······
  
  老陈揣着签好字的两份声明书,带着梁美娟走进电梯,等到电梯上行的时候,梁美娟这才问道:“那个小王八蛋,不会真和我们没关系了吧?”
  
  “怎么可能,我也就只有这一个儿子啊。”
  
  老陈摆摆手:“我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解决问题,表明咱们的态度;另一方面也是吓吓他,我们国家的法律是不支持断绝父子和母子关系的,陈汉升上课估计都没有认真听讲,哪里知道这些基本常识。”
  
  “那就好~”
  
  梁美娟松了一口气,又问道:“你什么时候写的啊,我都没看见。”
  
  “早上5点左右吧。”
  
  陈兆军说道:“那时你正在休息,我一晚上都没有睡,一直在思考需要做的准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