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是天道的爸爸 > 第132章 我读书少,你别骗我

第132章 我读书少,你别骗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132章我读书少,你别骗我【为“飞鸟asuka”的万赏加更、均订1600加更】
  
  魏君的安慰并没有让陆元昊放松警惕。
  
  这是他深入骨髓的气质。
  
  “魏大人,做人还是要稳健一点,小心阴沟里翻船。”陆元昊劝慰道:“子曾经说过,小心驶得万年船。”
  
  “哪个子说过?我怎么不知道?”魏君有些奇怪。
  
  在文学素养方面,他一个状元怎么也比陆元昊一个肥宅强的多。
  
  他怎么不记得“小心驶得万年船”是哪个“子”说过的?
  
  陆元昊轻咳了一声,语气有些不自然:“陆子说的。”
  
  魏君:“……”
  
  气氛有些尴尬。
  
  好在此时任家大门口有了动静。
  
  任瑶瑶刚好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魏君之后,任瑶瑶吓了一跳。
  
  “魏君,你……你……你来我家做什么?”
  
  这慌乱的样子,很符合昨天才被魏君看穿的人设。
  
  魏君和陆元昊都没有丝毫怀疑。
  
  毕竟他们今天的登门拜访也确实没有事先通知。
  
  任瑶瑶奇怪和慌乱是正常的。
  
  魏君安慰道:“放心,不是来找你的,我来找你父亲。”
  
  任瑶瑶更害怕了:“你要去向我父亲告状?”
  
  “我没那么闲。”魏君道:“你父亲可能牵扯到了一些卫国战争相关的事情,所以我需要找他调查一下。”
  
  “我父亲牵扯到了卫国战争?”任瑶瑶惊了:“我父亲在卫国战争时期只是兵部一个小小的主事,他能做什么?”
  
  “不是主事,那时候令尊就已经是兵部侍郎了。”魏君道。
  
  尽管侍郎和尚书相比差了一个量级,但是兵部侍郎也是实打实的实权人物。
  
  更何况还是战争时期的兵部。
  
  那时候的兵部侍郎,权势并不比现在的尚书小。
  
  陆元昊补充道:“任大人在战时也上过前线,并且负责过不少大战的后勤工作,为战争也立下了不小的功劳。”
  
  “那你们还要调查我父亲?”任瑶瑶疑惑道。
  
  魏君笑了笑:“事涉卫国战争,我调查的人不一定是有过的,也有可能是有功之臣。不要那么忌讳,我既然为卫国战争执笔,肯定会秉笔直书,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让有功之臣的功劳被无端掩盖。”
  
  魏君话虽然这样说,不过任瑶瑶却并不认为魏君上门是来给任天行送功劳的。
  
  毕竟还有陆元昊跟着一起。
  
  监察司的人登门拜访朝廷大员,很难是什么好事。
  
  更何况昨天魏君刚刚知道了她的秘密。
  
  不过她也没有阻拦。
  
  任瑶瑶也想知道魏君到底能够查出什么。
  
  尽管如此,任瑶瑶也没有表现出欢迎的意思,只是道:“我父亲今天不一定有空,他是兵部尚书,平时都很忙的。”
  
  陆元昊道:“来之前我们已经问过了,任大人今天请了病假。”
  
  “父亲请了病假?”任瑶瑶心中一惊。
  
  她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看了魏君和陆元昊一眼,任瑶瑶抿了抿红唇,主动道:“那我带你们去见父亲吧,正好也向父亲请安。”
  
  魏君有尚方宝剑,在卫国战争的史书写完之前,他有调查任何人的权限。
  
  任家的府邸门槛再高,也挡不住他的。
  
  所以为难魏君根本没有意义。
  
  任瑶瑶尽管顶着一个纨绔的人设,但是纨绔又不是没有脑子。
  
  事实上四大纨绔能够在京城立足,在名声不好的情况下依旧还没有被打老虎,就已经说明四大纨绔不缺脑子了。
  
  真正的无脑纨绔,有可能成名一段时间,然后很快就栽在别人手中。
  
  比如那个被任瑶瑶顶替的原四大纨绔之一。
  
  那可能是四大纨绔当中,最名副其实的一位了。
  
  可惜,他的问题就是名副其实。
  
  一刻钟后,魏君和陆元昊在任家的偏厅内见到了任天行。
  
  看到任天行的长相之后,两人都有些眼前一亮。
  
  陆元昊甚至低声道:“任大人长的太好看了。”
  
  魏君也有些感慨:“之前听别人说任大人号称‘京城第一美男子’,如今一见方知名不虚传。”
  
  怪不得狐王能看上他。
  
  就这张脸,还真有当小白脸的资格。
  
  任天行的卖相是真的好看,无论男女都觉得很好看的那种。
  
  恰到好处的秀气,但并不让人感觉到娘炮。
  
  同时多年兵部任职的官场生涯,包括经历过战场的厮杀,也让任天行身上不缺乏英武之气。
  
  现在虽然已经人到中年,但是也只是从一个帅小伙变成了魅力大叔。
  
  别说狐王了,很多年轻小女孩都很吃任天行现在这个样子。
  
  任天行经常被人称赞自己的相貌,已经习惯了,不过当着魏君和陆元昊的面,任天行还是谦虚道:“老了,一代新人换旧人,现在的‘京城第一美男子’已经是魏大人了。”
  
  魏君一愣:“有这回事?”
  
  他还真没关注过。
  
  陆元昊点了点头:“确实有这回事,魏大人你中状元之后跨马游街就已经让很多人称赞你的长相了,后来你干成了那么多大事,直接在很多百姓心目中封神。不止是京城第一美男子,现在很多人都称你为大乾第一美男子了。”
  
  魏君轻笑道:“看来世人的眼光是雪亮的啊。”
  
  一点都没有谦虚。
  
  陆元昊:“……”
  
  任天行:“……”
  
  只有任瑶瑶没有无语,反而看着魏君舔了一下自己的红唇。
  
  魏君这个长相,确实让她有点馋。
  
  就很想渣一下。
  
  不结婚都行。
  
  不过魏君从出道到现在一直都守身如玉,很显然不是那种风流浪荡的人,所以任瑶瑶也只能把自己的渴望埋藏在心底。
  
  这就是人设立的稳的好处了。
  
  话说回来,要不是任天行痴情的名声在外,魏君童子鸡的名声在外,他们还真做不了这个第一美男子。
  
  不加点人设,怎么出位当第一?
  
  在没有统一标准的前提下,人设最好的就是最有可能第一的。
  
  言归正传,魏君今天不是来和任天行商业互吹的,所以他很快就表明了来意。
  
  “任大人,我在调查卫国战争相关的事情之时,发现你在卫国战争期间和妖族的来往有些过于紧密,有些事情可能需要你配合调查一下,希望任大人能够理解。”
  
  魏君选择了先礼后兵。
  
  毕竟按照目前他了解的信息来看,任天行做的事情其实和死罪不沾边,至少和大乾律的死罪不沾边。
  
  所以必要的尊重还是要给的。
  
  这也是魏君不认为任天行会对他不利的原因。
  
  毕竟任天行又没有多大危险,没有道理对他不利。
  
  魏君的来意在任天行的意料之中,而任天行的坦然,则让魏君有些意外。
  
  “我确实和妖族的来往比常人紧密,因为我的夫人就是妖庭的狐王。”任天行道。
  
  魏君诧异的看向任瑶瑶。
  
  任天行和狐王是夫妻这件事情肯定是秘密,知道的人极少。
  
  在此之前,魏君包括陆总管都是不知道的。
  
  任天行就这么老实的告诉了他,这件事情明显不正常。
  
  任瑶瑶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任天行了?
  
  任瑶瑶显然也知道魏君的疑问,对魏君摇了摇头,示意她什么都没有对任天行说。
  
  她只是对狐王说了。
  
  应该是狐王告知任天行的。
  
  果然。
  
  任天行自己解释道;“昨天我夫人就联系了我,告知了魏大人之事。魏大人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便是,任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与贾秋壑宋连城这种国贼不同,我所做之事都是经得起良心考验的,问心无愧。”
  
  “任尚书修的是浩然正气?”魏君问道。
  
  任天行点了点头,主动释放了自己的浩然气。
  
  比不上魏君的纯正。
  
  但是比魏君的量大很多。
  
  而且,境界赫然是大儒,丝毫没有波动的迹象。
  
  这说明任天行真的认为自己做的事情问心无愧。
  
  而他修出的浩然正气也认同了这种观点。
  
  魏君若有所思。
  
  不过他没有忘记自己这次来的正事。
  
  “任尚书,在卫国战争期间,你是否有私下偷偷释放过我军俘虏的妖族战俘?”魏君问道。
  
  任天行面色淡然,并没有否认,坦然道:“卫国战争期间我确实释放过我军俘虏的妖族战俘,不过并非偷偷释放,这一切行为先帝都是知道的,包括当今陛下也是知道的。其实也不是我私自释放妖族战俘,而是和妖族进行交换。我们俘虏妖族,妖族那边亦有我们人族俘虏。双方互换,战时共存,这是一种无言的默契。”
  
  “但是根据我查到的资料,我们这边释放的妖族俘虏更多。”魏君道:“这并不符合对等的原则。”
  
  “因为朝廷不想和妖族交恶,主动释放了自己的善意,这是先帝的意思。”任天行解释道:“如果多释放几个战俘能够换来妖族的和平,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问题是并没有换来和平,卫国战争期间妖族始终都是站在西大陆联军那边的。”
  
  任天行笑了:“魏大人,有关卫国战争的资料,你应该收集不少了。那么你应该知道,在卫国战争期间,妖庭攻击最多的还是修真者联盟,死在妖庭手中的大修行者远比死在西大陆联军手上的大修行者要多很多。”
  
  “的确如此。”魏君点头道。
  
  任天行掏出了一份契约。
  
  “这是我当年做主,与妖族签订的契约,请魏大人过目。”
  
  魏君接过了任天行手中的契约,简单的看了一眼,看向任天行的眼神便已经和先前截然不同。
  
  陆元昊也瞬间变了态度,甚至主动对任天行行了一礼。
  
  “任尚书受我一拜。”
  
  任天行没有闪躲,坦然受了陆元昊一拜,然后淡淡道:“卫国战争结束之后,我能够从兵部侍郎晋升为兵部尚书,靠的并不是站队当今陛下,而是实打实的功劳。当然,这种功劳不能公开,原因你们都懂。”
  
  确实是不能公开。
  
  契约上写的很清楚。
  
  关于大乾和妖庭双方互相交换战俘,在超过对等原则的情况下,任天行每多释放一个战俘,妖庭都要猎杀一个相同境界的大修行者。
  
  契约方和签订契约方分别是任天行和狐王,并没有杨大帅乃至先帝和妖皇的手印与批示。
  
  这也就意味着一旦此契约曝光,那任天行和狐王会作为牺牲品,大乾和妖庭都不会承认此事。
  
  不过任天行和狐王是夫妻,两人都没有道理背叛彼此。
  
  而妖庭也明显遵守了契约上的内容,和大乾达成了无言的默契。
  
  这件事情一旦公开,任天行将成为修真者联盟的眼中钉,尤其是在魏君出现之前,修真者联盟在大乾如日中天,任天行绝对是顶着巨大危险的。
  
  怪不得他的浩然气会那么稳。
  
  单论这份战功,任天行也确实对得起自己的身份。
  
  “有此契约在,今天我就没有白来。”魏君沉声道:“卫国战争最后能够打赢,除了一直在正面战场厮杀的将士们,肯定也有很多隐藏在幕后的无名英雄在默默的出力,任尚书便是其中一员,此事我一定会秉笔直书,记载于史书之上。”
  
  “那就谢过魏大人了。”任天行对魏君颔首。
  
  现在大乾和修真者联盟已经撕破脸,而且已经签订了神圣誓言,所以他已经不用怕修真者联盟的报复。
  
  这种情况下魏君愿意给他扬名,他自然不会拒绝。
  
  魏君道:“这是我的分内之事,无需言谢。不过我还有一事要询问任尚书,请任尚书务必不要撒谎。”
  
  “你问。”
  
  “蛇王曾经对杨大帅说,妖庭之所以和西大陆联合,是因为在当时修真者联盟的修行者依旧在杀妖取丹,而且还图谋妖皇子嗣,这件事情是真的吗?”魏君死死的盯着任天行,语气十分肃然:“这出戏码,是不是妖庭在自导自演?或者说,是不是出自狐王的谋划?”
  
  杨大帅在日记里就曾经怀疑过这件事。
  
  不止是杨大帅,魏君也怀疑。
  
  因为修真者联盟这样干从收益角度上来说就很不划算。
  
  从结果论上来说,修真者联盟做的这些事情也是大错特错。
  
  可是魏君接触的这些修真者联盟的大佬,其实也没有什么傻缺,一个个智商能力都高的一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